草莓视频app成人下载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绫清玄火了。

准确的说,是《仙眷》在网上炒了一波热度之后,连带着几个主要人物火了一把。

但男女主身为大牌,已经没什么东西可以炒了。

因此绫清玄和顾雪莫名上了新生代小花榜。

顾雪刚来剧组的时候,看见绫清玄就想绕道,后来发现绫清玄是超级好相处的一个人,恨不得时刻黏在她身边。

“晓清,明天放半天假,去不去逛街?”

“不去。”

“晓清,晚上我们一起去吃饭好不好?”

“不好。”

顾雪一脸痴汉模样,瞧,她家晓清真好相处,连拒绝人都如此令人沉迷。

zz:……少女我怕不是中毒了吧。

NaNa秋分时节秀美迷人

临近收工,绫清玄收拾东西走人。

顾雪妆都还没卸完就连忙跟了上去。

“晓清,老公今天又来接吗?”

绫清玄面无表情点了点头。

这姑娘是不是被穿越了,整个人就跟换了个芯一样。

看在她面相的份上。

绫清玄不跟她计较。

顾雪乖巧的不继续跟着去打扰,却疑问道:“不过们结婚到现在,怎么连结婚戒指都没有?是不是因为拍戏所以要隐藏啊?”

好多演员都是这样,所以顾雪也能理解。

绫清玄脚步微顿,左手抬起,发现上面还真的没戒指。

嗯,这手真好看。

【……】反派在搞什么,不上道!

小姑娘也没多在意,被顾雪拉着说了几句话,就走了。

在她身后的顾雪叹了口气,回去拿手机的时候,上面有很多未接电话,全是顾家人打的。

顾雪抿唇,不情愿地拨回去。

“妈?”“还有脸叫我妈!现在才接电话,说掺和哥的事做什么!我们顾家现在就指望着哥攀上市长家了,个不懂事的死丫头,不是和市长千金同一所学校,赶紧把

他们两个约在一起!”

顾雪听得连连皱眉,生气中带着不解,“妈,为什么咱们家非要靠一个市长家的女儿,那虞菁品行不端,根本不是什么好女人,我才不想她当我的嫂子呢。”

“懂什么!以为顾家还跟以前一样吗?哥那工作上头打压的人那么多,不攀上那姑娘怎么能出人头地,我不管,赶紧安排,不然这个家别回!”

电话被狠狠挂断,顾雪久久捏着手机,心绪翻涌。

……

绫清玄比跟慕尧通知的时间要早一点到达等车的地点。

她摸了摸手指,查询好感。

【目前反派慕尧好感度95。】

主线任务的进度呢?

【主线任务一和隐藏任务绑定,两者会同时完成。】

小姑娘突然拿起手机,不知道点了什么,zz还没看清,就听自家宿主喊它。

zz,有人看上了,本座替去相亲吧。

【宿主不要为自己想相亲而找理由……等等!宿主相亲什么!现在是有夫之妇!】

没戒指也算吗?

【这不是们领证比较急吗,反派还没意识到。】

不管zz如何咋呼,绫清玄已经拦下出租车,报出了手机那短信上的地点。

【宿主宿主!不会真的……】

绫清玄不说话,zz急得转圈圈,正好那之前笨呼呼的系统又来找它,它直接回绝。

天大地大,宿主和反派最大!

手机响起,葱白的手指划过,放到耳边。

“老婆,人呢?”

应该是慕尧刚刚到的样子。

小姑娘一脸平静,语气不急不慢,“出租车上。”

“是有什么急事吗?”

“算是吧。”

小姑娘没将事情和要去的地点说出来,慕尧心里有些不安。

“老婆,去哪?”

“去做好事。”

本座可是优良的社会主义接班人,能去哪,当然是为世界做贡献。

【……宿主,是不是又看唐白朋友圈了。】

绫清玄不可置否。

慕尧沉默一会儿,才开口道:“那告诉我地点,我去接好不好?”

绫清玄挂了电话,发了个地点过去。

zz不懂了,为什么宿主要一边偷偷去相亲,一边光明正大给地点。

等到了地点,自家宿主坐下,zz才如梦惊醒,懵逼地看着对面坐着的骚气男人。

“嫂子?好巧啊,和二哥来这吃饭?”

唐白看见绫清玄,倒是没怎么惊讶,以为她是来吃饭的。

但是嫂子一直坐着不走,二哥也不在,他就有些慌了。

“嫂子?”

绫清玄拿起菜单,优雅大方地朝服务员点菜。

饿了,先点一点吧。

服务员离开桌子后,唐白撑着桌子道:“嫂子我相亲呢,这个时候别欺负我了,待会儿回去还要跟老爷子汇报。”

这段时间唐老爷疯狂暗示他找女人,他也没办法,就让秘书给了他相亲平台上的资料。

而且尽是挑一些奇葩的,这样才有理由一脸正经地回绝。

这不,前几天他看到有个照片放了猪的女生,信息资料也不全,他就通过平台发了消息,没想到被回了。

这会儿,那女生应该到了吧。

“不捣乱,我吃饭。”绫清玄半撑着脑袋,看样子还真是在等吃的。

唐白无奈,又不敢大声赶她,只能偷偷在桌子底下给慕尧发消息,让他来把嫂子带回去。

他顺便找平台要了电话,一拨打,觉得无比眼熟。

对面小姑娘的手机响了起来,她面不改色地按掉。

“我不是来了?”面对面打电话,别人会以为他们有毛病吧。

小姑娘语出惊人,唐白愣了好久,手机才从手里滑了下去。

“,是那个,那个……”

“相亲对象。”小姑娘语气稳当,唐白觉得脑子炸了。

妈呀!他得走!太吓人了!

相亲相到自家大嫂了是什么情况!

唐白眼皮直跳,憨笑道:“这一定是个美丽的误会,我这就去帮大嫂买单,慢慢吃,我先走了。”

他刚起身,肩膀就被人按住,阴沉寒凉的语气遍布全身,“相亲?”

“二二二二哥!”特么什么鬼,他只是一个被迫相亲的小可怜,为什么要经受这样的摧残!

肩膀被身后的人猛地一按,唐白又重新坐回去了。

一身阴郁气息的二哥坐在他身边,他抖成一个筛子。“来,继续相。”他看向对面冰霜如棱花的小姑娘,眼底闪过一丝暗缕。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