茄子视频app苹果最新版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他这极其短暂的前半生,见过了表里不一之人,见过了贪生怕死之人。

见过了侠义之士,也见过了邪魔外道。

可就是没有见过像她这样的人。

冷冷淡淡,毫不在意,好像什么都入不了她的眼。

就像她并不属于这里一样。

小姑娘肌肤胜雪,娇颜清浅,呼吸微微起伏,躺在吊床上,稳稳当当。

她的墨发有几缕翘着,看上去有些反差萌。

站在一旁关上的红衣男子,收敛着杀气。

他缓缓伸出纤长的指尖,贴在她的脖颈动脉上。

脉搏一声声跳动。

只要他在瞬间用出全力,就可以干掉她。

大美女萌萌唯美清纯可爱

冰凉的肌肤手感细腻,与他以往杀的人,区别不是一般大。

他沉着气,准备动手的时候,视线对上小姑娘波澜不惊的目光。

那一瞬间,一股心虚的情绪油然而生,姬月离忘了抽回手。

冰凉的掌心贴在他的手背上,绫清玄看着他,“睡不着?”

姬月离将手拿回来。

“关何事。”

绫清玄想了想,对他张开手。

“作何?”姬月离警惕的看着她。

“抱一下,就能睡着了。”

笑话!

姬月离退后好几步,眼眸凌厉,“所图什么?”

“。”

好歹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,姬月离并不觉得她说的是真话。

“可认识罗致?”他说这两个字的时候,被藏匿起来的杀气大到整块区域都被侵染。

小姑娘说图他。

莫不是图他的血肉?

嗜血染上眸色,姬月离又想杀她了。

绫清玄重新躺了回去,“不认识。”

虐待小家伙,促使小家伙黑化的那个人,就算不认识,她也会将名字记住,若有一天遇见他……

清冷的眸中浮现一抹黑色,瞬间消失不见。

zz心里打着鼓,全程不敢插嘴。

姬月离从她脸上看不出什么,他挥袖转身道:“这病明日再治。”

他回了房间,没再出来。

绫清玄单手枕在脑后。

难啊。

【宿主,不难,好好感化反派就好。】反正反派打不过,直接压过去也行。

本座是说救治万人的任务。

【……】天天待在神医谷,怎么救治万人哦!

有了。

绫清玄下了吊床,去找血煞门守门的那几个。

他们此时正在谷口拍蚊子,一个两个打哈欠强撑着。

不能睡。

出了事他们就没命了。

“晚上好。”小姑娘一抹白衣突然出现,吓了他们一跳。

几人立刻抽出刀。

这小姑娘看着人畜无害,今天可是把他们全都打趴下了。

“神医,有什么事吗?”

有人知道她身份,也知道她现在是教主的医师,因此语气客气,态度良好。

更重要的是,打不过,能不惹就不惹。

“来帮们治伤。”

小姑娘拿出一瓶药,“一人一颗。”

他们面面相觑,不太敢接。

这万一是毒药,他们不就死了吗。

“神医,我们……唔!”

现在的孩子真是一点都不听话。

绫清玄射出去银针,他们全部张开嘴,一颗颗药丸弹了进去。

小姑娘就跟弹豆子似的,搞定之后,又给他们扎了几针。

收工。

绫清玄盖上药瓶的盖子。

【系统提示:救治万人(17/10000)】

这方法还真有用。

绫清玄又拿出灵剑。

如果她把他们打残,再救回来呢?

算不算人数。

【……】请宿主停止这么丧心病狂的想法。

夜凉如水,神医谷谷口却传来声声惨叫。

……

子易第二天起床的时候,揉着眼睛向绫清玄问道:“师姐,昨晚有没有听见什么奇怪的声音?”

“没有,做梦了。”

绫清玄将一块牌子和一叠纸给他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子易看了看,上面是神医谷的宣传,写着开谷救人,诊金随意之类的话。

“师姐,要开谷?”

“嗯。”

不开谷哪来的病人,血煞门的人也不禁打,一晚上才得了一百多的人数,效率太低。

【……】为那十几个半死不活的人默哀。

神医谷被迫营业,子易将牌子放在谷口,发现那些个血煞门的人个个失了血色,却又没问题。

他壮着胆子把那叠‘传单’交给他们。

“师姐说,麻烦们去发一下这个。”

“不麻烦不麻烦!”那些人争相抢着,连忙散了一部分。

子易莫名其妙,走的时候听见他们在议论换班的事。

清晨,山谷里清新的空气令人心旷神怡。

姬月离掀开被子,迅速坐起。

他居然睡着了。

脚踏地上,感觉不对。

低眸一看,他的脚上被套上了布鞋。

沉默的脱下,他赤脚去打开门。

眼前明亮的场景,不同于血煞门的阴暗。

也是不属于他的世界。

“醒了?”小姑娘神出鬼没,姬月离捂住心脏,迅速侧身退着。

“昨晚进了我房间?”

他什么时候警惕度这么低了。

若是敌人,他可未必还能见到今天的太阳。

司徒绫是神医,难不成她对自己下药了?

绫清玄垂眸看了眼他光着的脚,淡淡道:“没进。”

“分明进了。”姬月离半眯着眼,处于要攻击的状态。

绫清玄直接转身。

给穿鞋还不乐意了,下次不穿了。

她想着那地图上的毒药,准备今天尝试配置解药。

姬月离见她又是这样无视了自己,眸色渐沉。

……

绫清玄到了炼药房,把药材拿出来后,发现姬月离就在房间外面走来走去。

视线还时不时朝她看来。

【宿主,咱不先治反派吗?】

药没凑齐,这也不是一天两天能治的。

绫清玄磨着药,药香传到了门外,姬月离伸长脖子往里面瞧了瞧。

小姑娘面对药草的时候很专注,一举一动都如美丽的画卷。

她轻嗅草药,研磨,开炉。

这些动作都被姬月离看在眼里。

察觉到杀气,他侧眸,子易正端着早饭。

子易绕过他进了房内,将托盘放到一边,“师姐,吃早饭啦。”

“好。”

绫清玄擦了擦手,拿起碗筷缓缓吃着。

子易问道:“师姐,好吃吗?我换了一下香料。”

“嗯。”

两人和睦吃饭的样子,刺了姬月离的眼。他冷呵一声,转身离去。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