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最新福利短视频在线观看

贝拉在他怀中轻笑:“那的意思是,让圣宁做女帝?”

倾慕愣了一下,轻轻捏着她的脸颊,眸光中漾着温暖的情愫:“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对迩迩有信心,他是个好哥哥!”

贝拉扑哧一笑,道:“我知道,迩迩在心里其实更是女婿。

所以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,这是真的;却没把他当成儿子,这也是真的。

说来说去,最疼的就是一一!”

“哈哈哈,什么事情都瞒不过,”倾慕牵着她的手,上车回宫:“心有灵犀,携手共度,得妻如此,夫复何求?”

倾慕夫妇回宫的路上,发现了一件事。

他们手机里都弹出一个小新闻,新闻名字是:春考逆天作文,民给分。

贝拉首先想到了自己,她跟倾慕点开之后,都发现了贝拉的那一篇作文,原封不动地被刊登出来了。

边上介绍描述的情况大致是:陛下关心今年春考,所以在内部阅卷完毕之后,询问考生大致情况,却获知今年文科大综合竟然破天荒出现了一名考生是零分。

陛下震惊之余,令人送来原卷,看了作文与老师评语后,知道原委。

于是陛下将此作文公开刊登,民匿名打分,以国人给分的平均成绩作为该考生的最终得分。

山花烂漫时女神丛中笑

另外,还刊登了该考生政治满分,数学满分的原卷。

侧面证实了该考生并不是阅卷老师说的那种信口雌黄之辈,而是真的有些能力的。

倾慕看完,笑了笑,直接点击下方的匿名投票入口,输入50,然后确认匿名给分。

贝拉抬眼望着他:“,怎么给了个满分?”

倾慕拿过她的手机,也点开这个页面,给了50分,这才将手机还给她,且道:“说了是民打分,我也是民中的一员啊,我们夫妻之间,大事做主,小事我做主,这等小事就不劳烦太子妃了。”

云轩在开车,一听,惊喜地问:“是给太子妃的作文吗?”

倾慕点了个头:“对。”

云轩高兴道:“回去我跟甜甜也给50分!”

说着,他又笑了:“估计这会儿,寝宫里所有人都在给50分,我知道的算是晚了呢!”

名给分的时间是24小时。

而且这个分数非常公开透明,当给了分之后,就能看见各个分数段的名给分的比例,并且当时就能计算出该考生如今的平均分。

倾慕扫了眼手机,目前的平均分是37分,给分人数三千四百人。

其中有两个跟阅卷老师一样给了零分,所以拉低了别人很多人给的高分。

倾慕有些恼怒,却也无可奈何,既然有这样的规则,就要接受、就要遵守。

他望着贝拉:“不要因为这两个给零分的就觉得扫兴。我看今年外国语大学的春考招生分数线,跟我那时候差不多的,所以作文能有个20分,估计进去就不成问题了。”

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是恨恨的。

他小妻子的作文,怎么可能只值20分?

这两个给了零分的家伙,究竟是什么样的鸟,虾捣蛋!

与此同时,沈帝辰也在家里跟妻子、管家下人们一起用手机给分。

给完分数,看见有两个给了女儿零分的,沈帝辰气的牙痒痒的!

他立即打电话给秘书:“交代下去,让沈氏所有员工、所有工厂工人参与民打分的活动,打分后凭自己了50分的手机截图去跟主管部门申请两天假期!带薪的!”

清雅跟倾蓝下了飞机,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在北月了。

北月当天的晚报,放出了一张清雅女帝给宁国某春考考生打分的照片,照片上刚好将清雅的侧脸跟拿着手机打分的模样同时拍下,照片放大可以看见,她给了50分!

这消息看起来就跟狗仔队偷偷拍到的一样,于是北月迷信清雅女帝的子民们,纷纷效仿,给了该考生满分。

而只有倾蓝夫妇自己心里清楚,这是下飞机的时候,倾蓝对着清雅不停地拍,拍了三十多张,才挑出这么一张好的,故意让人泄露出去的。

夜康更是给三军下令,军打分,且消息不得外露。

时至傍晚,贝拉作文平均分已经追到了48.9分。

而这篇作文也成了举国上下热议的话题,甚至在国外也遭到了热议。

慕天星也是没事就抱着手机,不停地刷新。

沈帝辰夫妇也被邀请到了寝宫里小住,他们夫妻俩都绝口不提发动员工打分的事情,因为他们知道女儿自尊心强。

大家显然都睡不着。

毕竟民打分只有24小时的时间,24小时后,打分就会终止,成绩就会固定。

偏偏晚上八点多,又有人给了一个0分!

十点的时候,又来了一个0分!

这零分就像是苍鹰,让众人心头愤怒难当,却又无可奈何!

不光是自家人生气,就是很多论坛帖子里也在声讨这些给零分的人,连百姓都看不过去。

倪夕玥哭笑不得:“居然有人说,零分是政府给的。”

洛杰布摇头苦笑:“他们总以为我们最怕他们抱怨,所以想要压下这样的声音,但是事实恰恰相反!我们想要了解他们的抱怨,切实解决问题!

偏偏有些官员跟公干人员欺上瞒下!

是这些蛀虫,生怕我们听见老百姓真实的声音、毁了他们的财路!”

“有了零分才真实。”贝拉看着大家都这么着急上火,她笑着道:“能把大综合的总分从零分脱离出来,我已经很满足了,谢谢父皇给我一个民打分的机会。

倾慕说的对,我的最终目的是进大学,跟他手牵手一起去上课,做他的小学妹。

所以现在肯定是可以实现的!”

凌冽点了个头:“肯定可以,肯定能跟倾慕一起上学的。”

说起来,三个皇子中,倾容超前毕业,倾蓝已经不去学校了,估计就是挂个名,只有倾慕每周还去上个几节课。

凌冽想着孩子们小时候,三个小崽子肩并肩站着,统一背着小书包,站在月牙湖边排队上车,等着去上课,那样的画面,不会再有了。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