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蝌蚪福利视频APP官方网站

“妈妈,我中午吃什么?”天天问道,拉回了白汐的思绪。

她11点要去龙猷飞那边上班,还有两个小时这样,出去买菜,做饭,可能会来不及。

“我们去外面买些卤菜回来,我给天天下面。”

“可以买点鸡爪,牛肉干,还有豆腐干吗?天天喜欢吃这个。”

“可以,再买些番茄,鸡蛋,蔬菜也要吃,才不会生病。”

“嗯。”天天点头。

白汐牵着天天的手,一边走,一边想起很多事情。

纪辰凌应该是让方志坤做的亲子鉴定,当时她就觉得方志坤看她的眼神很怪异,但是那个时候她不知道和纪辰凌五年前发生过关系,所以也想不到那层。

“天天,还记得有个方爷爷,给一本书,让解密吗?解密出了答案没?”白汐问道。

“嗯嗯,密语是,天天是的。呵呵,原来方爷爷就是想把书送给我的。”天天开心地说道。

白汐一顿,停下了脚步。

不对,如果她记得不错,那天是纪辰凌的生日,方志坤说这个是纪辰凌的生日礼物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又给了天天,还让纪辰凌帮着看。

不萌不俏皮的青春少女

他的眼神……现在仔细想想,有愧疚,有抱歉,很不自在。

所以,很有可能,他告诉纪辰凌的,不是事实。

白汐的心脏加快了起来,心悸,呼吸都急促了起来。

“妈妈,没事吧,是不是累了,要不要歇歇?”天天问道。

白汐看不远处马路边上有椅子,带着天天坐过去。

她打量着天天,越想,越觉得她的猜测可能是真的。

没想到,天天居然是纪辰凌的孩子。

如果纪辰凌知道,会不会跟她抢?

如果被他抢过去,邓雪琪就是天天的后妈。

邓雪琪比冯简雅心狠手辣多了,而且,无所不用其极,天天去他们那里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

不行,她不能做亲子鉴定,天天是她的,她有能力把天天保护着长大。

“天天,密语的事情,不能跟纪辰凌说。”白汐交代道。

“我早就告诉纪爸爸了。”天天嘟起嘴吧。

“嗯?”所以,纪辰凌是没有发现,还以为书是给天天的意思?

她不能让天天跟纪辰凌接触了,表情严肃了起来。

“天天,妈妈和纪爸爸吵架了,吵得很凶,老死不相往来,准备怎么办?”白汐问道。

“为什么吵架啊?吵架了不能和好吗?我以前也和宫韩濬吵架的,现在也和好了。”天天奶声奶气地说道。

“因为他要娶邓雪琪阿姨了,说妈妈笨,不可能和我在一起,天天,妈妈希望以后再也不要去找纪辰凌,可以吗?”白汐要求道,不想发生任何意外。

“纪爸爸不是说不娶邓雪琪阿姨的嘛。”天天不解了,拧起了小眉头。

“不是有电话手表吗?上面有他的联系方式,现在可以打给他,问清楚,问明白。”白汐说道。

天天犹豫了下,拨打了电话给纪辰凌。

纪辰凌那头,没有接听。

“妈妈,纪爸爸没有接,怎么办啊?”天天问道。

白汐不想给天天希望,最后只有失望,更不想天天走自己小时候的老路,邓雪琪容不下她,“继续打。”

“哦。”天天继续给纪辰凌打电话。

纪辰凌接听了,声音传出来,对着天天的时候,还算温柔,“天天,我在开会,怎么了?”

“纪爸爸,要娶邓雪琪了?”天天直接问道。

纪辰凌那头沉默了几秒,应道:“嗯,不过依旧可以打电话给我,别忘记我们的约定。”

天天嘴巴往下抿了抿。

小孩子的情绪,来的快,去的也快。

眼泪瞬间从她眼睛里面滚了出来。

“我不记得什么约定了,是骗子,大骗子。答应娶我妈妈的,我再也不要喊纪爸爸了,我以后再也不要理了,哼。”天天吼完,挂上了电话,哭的更凶了。

白汐知道天天的心情,虽然还小,总归是难过了的。

她把天天抱在怀里,亲着天天的额头。

要是天天不是纪辰凌的,所有都是她猜错了呢?

想来想去,她应该偷偷去做个亲子鉴定,如果真的是纪辰凌,那么,等天天长大,有足够的能力,智慧,以及能独立处理问题的时候,她会把纪辰凌是她父亲的事实告诉她。

她有知道的权利,但是现在,不能。

“妈妈带去吃好的。”白汐宽慰道。

“好吃的也没有用了。”天天哭着说道。

“一个鸡大腿。”白汐诱惑道。

天天背对着白汐,没有停止哭泣,“骗子。骗子,大骗子,呜呜呜呜,大骗子。”

白汐任由她哭了五分钟,眼中也有些潮湿了,“天天,还记得妈妈跟说过吗?当生气,难过,不开心的时候,就去听听歌,做些别的事情,把生气的,难过的,不开心的事情忘掉,因为记得这些,对来说,除了不舒服外,没有任何用,别人也不会心痛,如果心疼,就没有一开始的伤害。”

天天擦了眼泪,看向白汐,“妈妈。我能吃两个鸡腿吗?”

白汐拿出纸巾,给天天醒了鼻涕,“好。”

“爸爸要娶邓雪琪了,妈妈都不难过吗?”天天眼泪还含在眼睛里,问道。

她难过的,难过的好像灵魂都已经死去,行尸走肉一般,让自己在阳光下暴晒,夜里露宿,心脏也疼的好像不是自己的,直到呕吐,发烧,失温,有了幻觉,在身体机理濒临死亡的时候,什么事情都想不了,却也给了她缓过思绪的空隙。

可这些,她不想让天天知道,天天会心疼的。

白汐扬起了笑容,“不要为伤害自己的人难过,我们损失的,顶多是一个不爱我们的人,而他损失的是爱他的两个人,所以,这么看来,好像他损失的比我们更多一点。”

“对的,就是,妈妈说的对,我想吃三个鸡腿了。”天天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白汐点了一下她的小脑袋,“顶多两个,多吃要胖的,暴饮暴食不是好事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天天深吸了一口气,嘴巴往下弯了弯,可怜兮兮地说道:“我突然的还有点难过,以后再也见不到纪爸爸了。”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