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很黄的视频

肖柏辉站了起来,看向霍言深,眼神平静地道:“理论方面刚刚我同学说得比较面,我没有能补充的,但例子我可以举一个。当初,红玉集团……”

贺梓凝听着肖柏辉回答,眼底露出惊讶。

他怎么给她一种似乎他亲身经历过一般?

她不由被吸引,抬眼看着他,认真地听着,还开始思索,如果她遇到了同样的管理危机,会怎么做。

霍言深眯了眯眼睛,面前这个小白脸知道的还真不少!

而且,他家宝宝那个崇拜的眼神是怎么回事?!

在家的时候,他没少给她辅导,为什么她都没有这么出神地瞧过他?

霍言深心里打翻了酸水,只觉得连舌根都泛着醋味儿。

等肖柏辉说完,他淡淡地点了点头:“嗯,这位同学举例不错,但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,其实还有一种直接有效的解决方法……”

他示意两位同学坐下,然后开始讲解。

贺梓凝一听,啊,还是自家老公的方法最好!

于是,她冲他笑,眼底都带着光。

可爱mm比基尼搭配呆萌表情萌出新高度

霍言深假装没看见她,可是余光不经意地一扫,还真看到贺梓凝在看他,眼睛里都是小星星。

顿时,舌根的醋好像被甜取代,霍言深觉得舒服多了。

不过,当他回到讲台,看到贺梓凝身边的都是男生的时候,刚刚涌起的甜蜜又好像要化掉了……

只是,虽然他一边讲课一边都在注意贺梓凝,可是,他本来就是这方面的专家,再加上霍氏集团的管理经验,讲起课来信手拈来。整个课堂完成了他的战场,所有的同学都听得津津有味。

一堂50分钟的课,很快过半,最后还有十分钟的时候,霍言深给大家留了提问时间。

别说,贺梓凝还真有问题。

她用自己的小本子记了,心头想着应该这会儿问还是回家问。

不过,为了在老公面前表现自己真的是认真上学的乖宝宝,她还是举手了。

霍言深先抽了前排一位举手的男生。

男生问的是关于公关危机的处理,虽然并非完管理学的内容,不过也大同小异,霍言深四两拨千斤回答了。

之后,又有两人提了一些实际应用问题。

最后,霍言深将目光落在贺梓凝身上,开口:“梓凝,你有什么问题?”

还好,他对她的称呼比较正常……

不过,大家一听,还是都齐刷刷看了过来。

谁不知道两人之间的关系啊,所有人的眼神都冒着八卦的粉色泡泡。

贺梓凝脸颊有些烫,她开口:“我想问一下霍教授,空降过来的领导如何让前朝旧臣认真投入工作,并心支持新的领导?”

霍言深听到贺梓凝那声‘霍教授’的时候,心脏使劲在胸膛里乱撞了几下。

他喉结滚了滚,然后一本正经地开始讲述自己的观点。

班鸦雀无声,开始是听八卦,后面则是听经验。

最后,霍言深解释完,下课铃声恰好打响,仿佛他掐了表一样。

贺梓凝不由对他多了更多的崇拜,他管理公司那么好就已经不容易了,讲课竟然也这么精彩。

她收拾东西,见霍言深还没走,于是,抬眼看着他。

他也刚好收好教义,然后,冲她招手。

她脸颊发烫,在体同学八卦起哄声中,挪着来到了霍言深面前。

他没有多说什么,直接伸手牵了她的手,在众人的夹道相送中,离开了教室。

贺梓凝走到外面,才听到教室里突然炸开了议论声。

她心跳加速,耳朵发红,转头看向霍言深,噘嘴:“不是说出差了呢?”

“嗯,来你们学校出差。”霍言深说着,将牵手改为十指紧扣。

扣得死紧,贺梓凝想抽都抽不开。

“还说什么今晚不知道能不能回家……”贺梓凝继续道。

“因为你们学校给我分配了一个单间。”霍言深道:“宝宝,要不今晚我们在单间里住?”

说着,眼神灼灼,一看就是不怀好意。

贺梓凝:“我不去!”

“这样你明天早上不用早起。”霍言深道:“我看了,你明天一早八点有课。”

“早有预谋的?”她挑眉。

霍言深没有回答,可是唇角勾起的弧度表明他酝酿这个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。

他拉着她到了办公室,此刻偌大的办公室里没人,霍言深将讲义一放,眯着眼睛看向贺梓凝:“宝宝,现在该我问你了。”

贺梓凝后退半步,可是手被霍言深捉着,根本没法逃避。

“霍教授不用考我啦,我都会。”贺梓凝装可爱。

这招显然在某位醋坛子面前没用:“宝宝,忘了我当初微信发给你的约法三章了?”

贺梓凝:“本宝宝记性不好……”

霍言深重复了一遍当初说的:“宝宝,不许和男生说话,不许他们离你太近,不许对他们笑。友好相处可以,但距离保持在五米以外……”

贺梓凝吐了吐舌.头。

他一把将她拉过来,她没站稳,直直跌进了他的怀抱。

他顺势抱住一带,她便坐在了他的腿上。

她大惊:“言深,我们在办公室!”

他眸底有暗涌:“不叫我霍教授了,嗯?”

贺梓凝:“那我以后上课叫你什么?”

“叫亲亲老公。”霍言深道。

贺梓凝:“……”

她已经脑补了那个画面,太美,实在不敢继续YY。

“错了吗?”霍言深问道,手掌往下滑,滑过贺梓凝的腰,落在了她的屁.股上。

她吓得连忙认错:“以后我周围都是女生!”

说完,她又想起自己的无辜,给自己申辩:“其实根本不怪我,我到教室的时候,只剩这么一个位置了。”

他睨着她,不说话。

她收到他气场的压迫,弱弱地投降:“那我以后让女生帮我占座,保证同桌都是女孩,可不可以?”

他听得心头舒服了很多,见她可爱求饶的模样,又觉得心里痒痒的,于是,凑过去,吻住了她的唇。

“宝宝,你再上课和男生讲话,你老公我的腹肌都要被腐蚀光了!”他在她的唇上肆意蹂.躏一番,才微微错开。

要不要这么夸张?

可是,贺梓凝却不敢质疑,她冲他笑得很乖:“那我以后一定注意!”

“真是乖宝宝!”霍言深说着,搂紧贺梓凝,要继续吻。

她却摆手:“一会儿老师来了,你好歹也是教授,被人看见欺负女学生……”

“教兽?”霍言深喉结上下滚动了好几下:“这个词用得好!我就是个专门欺负你这个女学生的教兽!”

她似乎回过味儿来,又气又懊恼:“你故意的!”

霍言深心情愉悦,将贺梓凝抱起来放在了宽大的办公桌上。

他跟着起身,双手撑在了她的身侧,俯身锁住她:“对,宝宝,我是故意的。”

这个姿势,好像他以前在他书房对她……

贺梓凝心跳得咚咚咚的,身子本能地发软,又担心会有老师来,眼泪都快急出来了:“你欺负我我就不理你了!”

霍言深故意逗她,却见她似乎真的急了,眼底含着泪,顿觉得心尖儿一颤,连忙道:“宝宝,我给你开玩笑呢,不哭了?”

贺梓凝噘嘴,不理他。

霍言深见状,连忙将她抱起来放在地上:“宝宝?”

她转脸,不理。

他伸手拉了拉她的手,放在掌心:“刚刚逗你的,办公室里的老师今天有个会,至少要半小时后才会回来,不可能有人。”

她哼了一声。

“宝宝如果生气,那晚上罚你办了我,我保准不反抗!”霍言深凑到贺梓凝耳畔:“听说你们同学喜欢在小树林,要不我们也去试试?”

“你——”贺梓凝猛地转头,不可思议地看着霍言深。

他见她震惊,顿时心想糟了。

他好像自己破坏了自己在她心中的美好形象?

“宝宝,我只是说,去小树林里,我给你讲题补课。”霍言深反应很快,一本正经地补救。

贺梓凝怎么会不知道?

她鄙视地看了他一眼:“今天上课的同学恐怕都不知道他们的霍教授会……”

“我会的姿势,肯定只能我们夫妻之间探讨,别人再好我都不会传授!”霍言深说着,起身拉了贺梓凝的手:“宝宝,我差点忘了正事!我今天是来学校和你约会的!所以在小食堂开了小灶,刚刚让助理去给我们点了甜品。”

贺梓凝:“……”

“乖,我们走吧,要不然回头小食堂的师傅该说你放他们的鸽子了。”霍言深拉着贺梓凝就往外走。

她没办法,只好跟着他出去。

外面春暖花开,校园这个季节的风景最美。

贺梓凝想到,当初她在校园逛的时候就想过,回头带霍言深过来看看。

却没料到,他自己来了。

虽然结果是一样的,可是过程却被他演绎成了强买强卖。

她不爽,抬脚踩了他一脚。

他愣了一下,然后将另一只没被踩的也递给她,让她踩。

她被他逗笑,突然又觉得这样的感觉很好,好像过去她一直羡慕的大学恋爱都被补上了一样。

虽然,她不是和她的同学恋爱,而是,和教授。

不——

她看了一眼身旁的男人,英俊禁欲的外表下,却……

她在心头补充,她不是和教授谈恋爱,是在和教兽谈……

*作者的话:

啊呀,和教兽谈恋爱可真爽啊,深哥会给梓凝的学分开后门么?

标签: